城市的快速发展经常让人们一边高喊着保护文化和生态,一边又为不断破坏的环境重塑自然。本次项目是在城市中难得的原始自然河流区域内重新定义和塑造已被破坏的部分,并把人们的生活交织在这片崭新与原始的自然之中,从重塑的自然到真正的自然,感受空间、时间、人文以及更高的精神思考。

 

 

项目有3公倾的城市公共开放空间作为公园初期建设,还有5公倾的居住区用地融入自然的山林峡谷之中。其中在公园河谷西侧,有一条为铺设城市管网而开挖的8米深的沟壑,像大地上一条深深的伤痕,撕裂了城市与天然河谷间的联系。

 

 

人与自然的理想关系应该是相互作用、和谐共存的有机统一。鸟瞰整个场地,前期施工形成的这条沟壑是不得不接受的既定存在,在这巨大的自然伤痕面前,设计团队决定为自然发声。

 

 

峡谷尽头恰好与飞雪瀑布平行,不见其影,但闻其声。海德格尔说,“所谓的再现,则是经由主体表现客体而把客体呈现出来,同时在这种再现中,主体自身把自己也呈现了出来。”艺术装置将水从自然中抽象出来,使水展现出比在自然状态下更唯美的状态,传达理想主义者对自然山水的追寻、观照。

 

 

峡谷消失在一片石滩,而追寻的自然之音又指向一座藏于林间的洞穴。作为公园承上启下的功能节点,它既是未来周边居住者的集会、艺展中心,也是静思之所、追忆之地。洞穴是对场地最为温和谦逊的介入方式,并隐匿在绿意之下,其内的气氛神秘、微妙,人们对未知的好奇心、想象力被无限放大。

 

 

洞穴的出口巧妙的设置在瀑布的最佳观赏点。在经历瀑布之音、艺术之水、洞穴狭道之后,自然的瀑布赫然在前,带给人梦境般的游览体验。一条轻盈的栈道消隐于山崖,成为自然景观的一部分。

 

 

崖壁在转折处夹合成“一线天”的空间,正好成为社区连接公园的开口。沿着此处台阶而上,一片简约的现代建筑群掩映在小树林后边。建筑金属与玻璃的体块光影交错,并倒影在眼前的一湾湖水之中。这其实是崖壁的背面,百转千回,追本溯源。洞穴尽头,山河、瀑布赫然在目,也许这就是本次设计所要寻找到的回归自然的理想生活。

 

 

人一直在寻找与自然的关系,在设计上也不断尝试面对自然时情感上的共鸣。峡谷森林的体验从重塑到追寻,从抽象到真实,在自然里创造当代人新的生活文化。这种崭新的文化不是让人停留在造物上,而是引导人去感知和追寻一个更好的真实的自然。

 

 

    • 眸画(深圳)

    • 0755-82345688
    • 眸画(品牌专线 / 微信)
    • 189 2460 0224
    • 服务时间

    • 周一至周六 9:00-21:00